三国群英传游戏中心〓 三国文学与故事 〓玩家心情 → 对于三国群英传游戏而感!


  共有15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对于三国群英传游戏而感!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淡月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22 积分:150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25 10:05:13
对于三国群英传游戏而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10 21:24:08 [只看该作者]

三国玩到这个田地,的的确确需要停下来说道说道,特别是像我这种稀有的高龄玩家(顺便介绍一下我自己,末将生于1961年7月19日,刚过了51岁生日,一年以前当了爷爷)。现在几乎是稍稍有空就与一群儿孙辈的小鬼混迹于虚幻的网络游戏世界里,在普遍的心理审视中是达不到正常要求的,更是有悖于人的常规生存过程和发展轨迹的。但是为什么整整六年来长此以往、乐此不彼、欲罢不能沉溺其中,个中原委除了这游戏本身的魅力之外,主要还是归咎于自我的性情取向以及生活独白。下面我就本人六年来游戏三国的一些个人杂想做一个小结,不当之处和不实之处还敬请各位指正、海涵和见谅。


我的开始  2006年,当时我在县交警大队上班,大队办公室的一位姓滕的小伙子看到我一天到晚闲的时间比较多,轻轻地问我,愿不愿意玩玩网络游戏,我正苦于如何打发时光而犯愁,对于这个建议当然不会拒绝,就顺水推舟说:你想玩的话,我就陪你,没事的。考虑到我的年纪和兴趣爱好,于是他就下载了三国群英传,我一试,觉得还蛮和我的口味的。我们把游戏的角色做了分工,每人两个角色。20出头的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猛将和豪杰,留给我这个小老头的只有军师和方士了。在为角色取名的时候我犯了难,不管用什么名,显示的都被已别人采用。无奈之下,我选择廖泼皮作为军师号的大名。理由有二:其一,当时我们大队长姓廖,年纪不大,心气不小,一心一意想出头。我们凤凰县是全国著名的旅游胜地,但由于历史原因,基础设施非常落后。所以交管工作压力非常大,大队长无异于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没有一点心气是做不到的,这点很容易理解。廖大队在当地属于官二代,虽算不上才疏学浅,但真才实学还是能够轻易掂量得出来的,所以在位几年,交管工作一直不见起色。反倒是把他的脾气给磨练出来了,独断专行、简单、易怒、粗暴甚至暴戾。一大把年纪的的我时不时的还要享受他那莫名其妙的窝囊气.。


早就想治治他这种霸道作风,现在终于找到机会。其二,本县地处湖南边陲,苗、汉、土家等多个民族杂居,明清以来多元文化在这里撞击、融合,楚巫文化在这里张扬,苗人放蛊的传说从这里出发,古之尚武斗狠、快意恩仇、有仇必报、有诺必践、扶弱锄强的镇筸男儿性情浸染着浓郁的游侠气概。演绎至今,在我看来只剩下泼皮的外壳。所以我心里锁定的泼皮,其含义只能用残余的游侠者来解释。最至关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廖大队(廖泼皮)成了我手中的玩物,仅此足矣。至于方士号,随随便便有个名字就成,于是号春蝉(取“春蚕到死丝方尽,不玩到头心不甘”之意)。像我这种游戏智商低下、手慢眼拙的玩家,游戏能力大家可想而知,差不多玩了一年,大号廖泼皮70级,小号春蝉81级。而且国战杀王从不沾边。一年之后,凤凰出了一起轰动一时的塌桥事故,由于种种原因,我离开了干了十余年的交警工作。无奈之下,独自一人南下广东,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漂泊。安定下来之后,觉得空余时间无比的多。于是重新拾起丢下差不多半年三国群英传。也许是命中注定,我的三国之旅实在无奈中开始,同时又是在无奈之中延续。



我的游戏观  有人说游戏就是人生,抑或人生就是游戏。持这种观点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其中包含诸多玩世不恭、另类的现代青年群体。单从游戏本身而言,在享受应有的商业利润之外,迎合、满足甚至献媚受众的兴趣爱好成为游戏商家的当然追求。现在的网络游戏受众青少年甚至儿童占据大量份额,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是游戏商家前进的风向标。由于受到社会环境。家庭背景、个人受教育程度、生活阅历等各方面的局限,年轻人的任何人生观(包括游戏观)都应该得到尊重和承认,谴责和非议是极为不公的。问题是像我这种黄土已埋到胸膛的老家伙,本来的弱势群体,想在年轻人的天地里谋求一片属于自己的虚幻的生存空间,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情,能够立足就算不错了,不给你适量的嗤笑和唾沫就应该知足。


所以,我对老年人玩游戏持赞同的态度。但是,网络游戏时间跨度长,耗费时间、精力以及物力相对较多,同时极易沉溺其中而不能自拔。老年人更应量力而行,否则就会得不偿失。游戏的最终结果无非就是一条道的选择:是你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你?大家扪心自问自己想一想,看看自己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前者归属于感性玩家,后者算是理性玩家。两者应该说没有本质的区别,稍不留意你就会站错队,从感性玩家队伍站到理性玩家队伍来,反之亦然。或者说,在游戏的过程中,有个时候你是感性玩家,有时候你又属于理想玩家。总之,把玩家强行按类划分是不科学也是不负责任的,只有玩家自己定位才合情合理。这里就不必赘言。经过6年的游戏历程,我把自己确定为极端现实主义道貌岸然派玩家。



我的游戏态度  我的游戏观决定了我对游戏的态度,那就是以最低的游戏成本获取最大限度的游戏成果。这主要体现在游戏之外和游戏之内两个层面。游戏之外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六年来我没用过家里的一度电,折算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当然这得感谢我的现有条件,虽然这样,但是还是耗费了国家的不少资源。内心还是有些愧疚的,想到为国家鼓励消费做出的贡献立刻就释然于心了;其二,六年间我改掉了以往的一些不良生活习惯,比如酗酒、打牌、K歌甚至时不时的花天酒地、放浪形骸。这笔账是个无底洞,无法核算。从这个意义上讲,是这个游戏把我重新塑造成面带笑容、虚情假意的正人君子了;其三,不用花钱结识了许许多多各种类型的朋友,虽然都未曾谋面,但大家心交已久,彼此间的尊重、信任、理解、帮助已经胜于现实。游戏之内也有几个方面。第一,武器、装备不求极品,但求能用、能玩就成。


到了我这种年纪,上有老下有小,小的正处在需要大把花钱的时候,老的已是垂暮之年,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所以我对游戏角色的武器装备历来处理的很恬淡很简单,有好的未尝不可,没有也不必刻意追求,更不会像有的人在游戏里面那样放肆烧钱,你仔细想想,何必通知何必呢!是不是;第二,低成本国战,现在由于三国群英传游戏人口大幅度下降,国战的人越来越少,但是一点不妨碍很多人在为了国战而疯狂。牛人们顶吕布、再次也要顶伯约,放符、用技能更不必说,一场国战下来,国战成本少说也有几亿甚至十几亿有加,折合人民币四、五十块钱,一周就是一百多,一个月的国战成本差不多上千,这已经相当于贫困地区一个三口之家的基本生活水平,如果长期以往,将是一笔不晓得开销。末将反其道而行之,坚决执行既定的低成本国战方针路线,不顶大魂,不用功勋双,不放符,不用高价药,最多只是去陈留买点蟠桃果用用了事,不用骑士披风,不用装扮,不用婚套。成本不足游戏币100万。杀得了人就杀,杀不了就算球。


当然经常是被杀得无处可藏、无地可钻。可怜的廖泼皮,你死的好惨啊,正好满足了当初玩游戏的初衷。战战结束,有讨王勳章给就拿,不给就滚。试想,再牛的人,就算你一次国战1000人讨,20000功勋,你也只能拿12个章章,而我有时候只要杀几个人就能达到12个章章,你所花的成本是我的N倍,你获得了感官上的舒畅、成就了名望,但是却丢失了实在。当然,人与人不同,角色与角色不同,每个人的追求更不相同。我这样说丝毫没有贬低牛人们豪气冲天的雄心壮志,相反对他们敬佩有加,因为有了他们的坚持才会给这个暮气沉沉的游戏带来激动和气场,否则,可想而知。顺便说一句,最近一段时间我国战上的是小号春蝉,大号廖泼皮已经埋头练级去了,你们再想蹂躏他,要过一段时间才有机会啦。小号国战虽然仍然走的是低成本国战路线,但是在执行过程中稍有改进,至于如何改进,这里不方便透露,见谅;第三,低调做人,低调从事。本人崇尚儒学,犹推曾文正公。为人处事均以隐忍为首义。这么多年的的游戏历程,几乎没有与人红过脸,更别说有什么纠纷之事发生。如果发现情况不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安全隐退,以便息事宁人。可以说,虽说我年纪忒大,但是浑身上下以及心灵都是透亮着孩童般的干净;第四,以前爱开点小玩笑,尤以爱给人取外号最甚,现在进入老年,嘴巴比从前紧了很多。末将在忠义保家卫国团呆的时间不短,并以该团为娘家自居。那时候,团里主要是由缘约传说打理,我给每个人都取有相应的外号。


团里的主力无一人幸免。比如,缘约传说略等于小船,力王1略等于小丽,红尘再现略等于小红,飞天熊略等于小霞,回来吧略等于小慧等等,分明知道他们不一定就是女性玩家,但是这样一来气氛就相对活跃起来了。取了诨名还不算,约定每半年举行一次忠义团十三钗评比,并给与优胜者相应的奖赏。至于末将我,他们给我的外号就是个老皮,我欣然受之,但是觉得不大带劲,就加了个猪进去,自称老猪皮,久而久之,就得到了,声名益隆。我离开忠义团后去过很多团,最终落脚易水寒轩团。首先感觉这团名非同一般,尔后就是感觉到团座飞天酷酷其人格魅力不同凡响。虽无啊兔、老罗等游戏前辈之德高望重,但此情此景下已无人能与之并肩(个人理解,请不要旁比)。还有一点很关键,就是这团里一窝老熟人,什么破碎的流沙(小米)、深深地迷恋(小米)、乱世猛人(小梦)、重新开始(小虫)、馆馆(小罐罐)、逍遥豪杰(小妖妖)、秒杀(小喵喵)、耍耍(石小妹)、小旋风柴进(小静)石啸天吼(石小姐)、若山、若水(小三)等等,家的感觉很浓,所以来了之后就抱定这个团不走了。


这团大多数已经满级,俨然一个养老院一般。长一段时间占据啸天万夫军团排行榜首位,我大号差不多垫底。因为很多都是熟人,谁也不会受到嫌弃,反而照应有加,其乐融融,只是有些暮气而已。这也难怪,大家都是成名已经的人物了,自然免不了有些自矜。所以除了国战那天晚上之外,一般很少有人出来唠叨。真的像养老院一样安安静静的。初来咋到的新团员一般承受不了我们小裤子团的寂静,过不了多久就会悄悄的离开。只要不是涉嫌骗子玩家,团座酷酷(小裤子)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来去。我来小裤子团之后,欲发扬之前的一贯作风,在这里再整出小裤子十三钗,试过一阵后,发现这里很不适合我特长的发挥,只好作罢。从此断了这份念想。我的游戏添加了一份沉重感。


什么是结束  游戏到了这个程度,对我来说已经接近尾声了。我也一直在苦苦寻找,寻找结束的理由,但是就是没法找到,不禁仰天长叹一声:什么是结束啊,我的天!

 回到顶部